在品嚐過夜的巴黎之後

一早 打開窗 陽光撒落一地

巴黎的早晨 是這樣充滿活力

這天 是每個月的第一個週日

各大博物館通通免費

秉持著省小錢花大錢的精神

原本打算從最貴的羅浮宮開始參觀

但當抵達那裡 排隊的隊伍早就已經看不見車尾燈了






















看到這景像 當下就失去了方向 只好順著人潮一直往尾巴去 但越走就越確定 該去別的地方了

於是開始延著塞納河 享受著這美好的天氣與河畔風景

來到了藝術橋(Passerelle des Arts) 看著橋上滿滿的鎖 現在傻傻的買了掛上 下一刻可能就面臨全部清空的命運

一想到會這樣 錢又省了下來

過了橋經過了舊書攤 看著屬於巴黎的文化氣息

與那些鎖相比起來 這些舊書反而更能歷久彌新吧




























孫先生 你在這兒幹嘛?




























走著走著 就來到了奧塞美術館(Musée d'Orsay)

它原來是建於1900年的火車站

是從巴黎到奧爾良鐵路的終點—奧賽車站

1939年進入巴黎的鐵路取消 車站關閉 1978年被列為受保護的歷史建築 1986年改建成為博物館

將原來存放在羅浮宮的 在茹德葆博物館的 以及在蓬皮杜藝術中心國家現代藝術博物館內的有關藏品全部集中到這裡展出

大廳中還保留著原來的車站大鐘


免錢的這一天 這裡一樣大排長龍 只是這條龍短多了

於是它成了第一個參觀的美術館

也在這裡看到了我很喜歡的 雷洛瓦的煎餅磨坊 及梵谷的星空 自畫像等

心中是有小小激動的!







離開奧塞美術館 穿過杜樂麗花園(Jardin des Tuileries) 來到橘園美術館(Musée de l'Orangerie)

在這欣賞了莫內晚年的作品 以360度呈現的荷花

坐在橢圓形展覽室中間的椅子上 看著四面環繞的畫作 開始進入荷花的世界 於是有點想睡了

不好意思~我好沒氣質喔!(遮臉)













從橘園美術館門口就可看見協和廣場上聳立的方尖碑

上頭裝飾著象形文字讚揚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的統治

他是十九世紀埃及政府送給法國的兩個方尖碑之一

另一個仍留在埃及因為以當時的技術來說這太困難且太重以致於不能運到法國

1990年代 法國總統弗朗索瓦·密特朗把第二個方尖碑歸還給埃及政府




再一個轉頭 這迷人的景象就在眼前





參觀至此 也該換換口味去逛街了

一路步行到香謝麗舍大道(Avenue des Champs-Élysées)

先是被A&F的排隊人潮嚇了一跳 沒想到在這這麼熱門

但也因為天氣變得有些涼意 索性鑽進一家餐廳裡吃吃東西

只是再出來時 LV已經要關門了....

所以從頭到尾也沒有進到那家LV 而且這也是唯一有走過香謝麗舍大道的時刻

只是這條聞名遐邇的大道 沒有特別讓人驚豔就是了










很晚才天黑這件事 一直讓人分不清楚究竟是幾點了

但說也奇怪 以前在捷克也沒有在六月就十點多才天黑的 是為何?

而這天也因為第一天是臨時加訂的住宿 所以又得回去拉行李到真正要定居的地方

不過也剛好是適合拍夜景的時間了

想起早上的羅浮宮 雖還沒參觀 但也算是另一個王 先擒起來吧!

而九點多再來到羅浮宮 只有三三兩兩的人群

還有帶著紅酒跟酒杯坐在旁邊把妹喝酒的人 跟來拍婚紗的香港人 以及也在拍照的不知哪裡人

架起腳架 開始等待天黑

不過羅浮宮的夜景少了早上那擁擠的感覺

帶著一種氣質 靜靜的在夜色中點亮屬於它自己的線條

只是少了會自轉的法老王 有點可惜..(請自行搜尋新聞)
















拍完已經近十點半

本來要去淡菜吃到飽 不過進到餐廳卻過了十一點 吃到飽活動已經結束

但也還好沒有吃到飽 一鍋上來吃完已經很飽了

這兩天都還處於精神錯亂 不知道幾點該吃飯的階段

後面就越來越活的像個法國人了

在巴黎的第二夜 依舊美麗

也因為沒有參觀到羅浮宮 而開始把排好的行程重新排列組合

我想這就是自由行有趣之處

也許這也是證明有在某個城市裡旅行過的方式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nson Huang 的頭像
Hanson Huang

Hanson's Imagination

Hanson 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